旅途喜雨(旅游漫笔)

来源:网络整理日期:2020-03-26 浏览:

原标题:旅途喜雨(旅游漫笔)

  人在旅途,总会遇上各种雨,有绵绵细雨、暴风骤雨、潇潇秋雨,也有寒凉浸骨的冬雨。不管在辽阔的天南地北,还是在四季轮转的乐章里,雨总会带给我不一样的感受。经历过风雨的旅途,更加令人难忘。

  大自然最精彩的部分在风雨中才能觅得。在四川峨眉山,路旁的藏酋猴纵跃攀爬,在深山密林中出没,当你还沉浸在与猴逗欢时,不期然,四周云雾从角角落落钻出来,脸上有了湿润冷意。攀至金顶,轻纱的雨飘洒下来,满山烟雨在佛光普照下,演绎成七彩光环。此时,我倚靠栏石,与众人一起迎接“山色空蒙雨亦奇”,享受这难得的雨景,身上的疲惫也一扫而光。

  雨,备受历代文人墨客眷顾。有了雨,便有了诗情画意。我曾沿着古人足迹,品味诗词的雨中意境。留宿在万里长城西端起点的嘉峪关,遍地苍翠掩映半城黄沙,午夜窗外下起滴答雨,我禁不住吟诵起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”,尔后安然入睡。

  刚刚梦中与击剑杀敌的陆游相会,醒后又到绍兴沈园寻访唐婉,然而“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”,烟雨凄迷中,我有些黯然神伤,悄悄撑起油纸伞去水乡巷子寻找那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。

  我也曾在落花时节,雨中登高长沙的杜甫江阁,临湘江隔橘子洲头,远眺层林尽染的岳麓山,体会秋风秋雨愁煞人。在江城武汉大学,樱花瓣落满地,依稀可辨昨夜雨疏风骤。

  我也曾躲在海南万隆热带植物园的芭蕉叶下,听“穿林打叶声”。而对着红墙黄瓦的故宫,心中渴望来场及时雨,好寻找“满地千年幽怨词”。看来,即使无法穿越时空,回不到唐诗宋词中去,在旅途中感同身受也未尝不可。

  在途中遍尝风雨,归来才更加懂得人生意义。有一次跟船老大到青岛外黄海打渔,几度撒网收网,一无所获。当沉沉一大网带鱼终被拉上船时,海上忽地下起大雨。渔民们一如既往地赤膊劳作,黝黑的肤色在银鳞反衬下,淋雨后显得更加健硕。此刻,我在不羁的雨中听懂了那首《水手》。

  “在雨中,我送过你。”文友一句调侃,冲淡了分别的哀伤。本来游历完兵马俑后,我与他约好在古人送别的灞桥把酒临风,体验一回“送君灞陵亭,灞水流浩浩”。奈何暮色深深,雨水不断,最终文友执意送我至西安咸阳国际机场。我感慨万千,离别又是下次相聚的开始,正如这雨何尝不是晴天的前奏呢?

  回来后,我久久不能释怀,在细雨霏霏中,漫步浙江天台的南黄古道,静听余光中的《听听那冷雨》。我撑开伞挡住落下的片片枫叶,同时也挡了晚来秋。就这样,这把伞潮润了我的思想,严寒里竟涌上一些温暖的感觉。

  旅途有归期,纵使迷路不妨看看风景。旅途风,人生雨,只要心中有伞,就会也无风雨也无晴。当你有空与时间一起煮雨,闲庭信步笑看花开花落时,必会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

  正如马特·海洛说的,不论何时何地,尝试着发现美好,一张脸,一行诗句,窗外的云朵……

  我想还应该包括:一场雨。

(责编:朱江、刘佳)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